神谕 第八百二十三章 番外——一千年后(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一千年后的须弥大陆,早已改天换日,朝代更迭都不知几多回,江山易主更是许多次。

??新朝的帝君牵着王后的手,云游四方,某日行至一处山谷时,正好遇上一场暴雨,两人躲进山谷避雨,奇妙的是,那雨水明明往山谷里倒灌,却不见了踪迹。

??鱼非池瞅着眼前这块巨石,摸了摸下巴:“石凤岐你过来,这后边,好像有个空间。”

??石凤岐勾着他媳妇儿的肩,好笑道:“你不会是想让我把这石头挪开吧?”

??“那不然咧?”

??“我说非池啊,你这是把牛使唤呢?”

??“试试看嘛,搞不好后边儿就是一世外桃源啊。”

??“行吧,为夫来为你当牛作马。”石凤岐笑着拉鱼非池拉到远处站好,好一个气沉丹田,下盘稳扎,“嘿”地一声,气势如虹,一巴掌拍在石头上。

??石头……纹丝不动,非常不给面子。

??石凤岐,当场折了面子,踹了一脚巨石。

??“不是,这是哪位老祖宗搬过来的啊?啥力气啊,吃多了菠菜吧!”

??——方觉浅听了想打人!

??鱼非池笑得直不起腰,等雨停后,叫人一队人马过来,上百人合力,才将那巨石搬开。

??后边,果然是别有洞天。

??她看着这石洞后面的田园房屋,炊烟袅袅,家禽牛羊,还有看着她和石凤岐怔住的村民百姓,非常想连线陶渊明先生,和他聊一聊关于桃花源的故事。

??“非池啊。”

??“别说话,我也惊着呢。”

??“我怎么觉着,咱们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

??“你猜猜,这是哪个朝代的人?”

??“看他们的衣物,起码得往上数个八百年吧?”

??“问问。”

??“语言通不通的?”

??“这我哪儿知道啊?”

??石凤岐牵着鱼非池走进这世外桃源,古话难懂,但好在毕竟一脉相承,咱们都是须弥大陆这片儿地上的人,磕磕绊绊地倒也能勉强理解到。

??有一位年岁已高的老者,领着鱼非池走进他们村落最神圣的神堂中,指着挂在正中间的那副画像,说,那是我们族落的天神,是她救了我们的祖先。

??鱼非池入乡随俗地对着画像行了个合手礼,问着老者,“你们奉她为神吗?”

??“是的,她是我们的神明,庇佑我们族落生生不息,风调雨顺,无病无灾。”

??鱼非池看着画像上的女子,她好美啊。

??圣洁,高贵,慈悲。

??她翻过一些史册,也看过一些杂书,对那个久远到几乎难寻踪迹的古老王朝有着模糊的了解。但以前总觉得很遥远,毕竟年代实在太过久远了,可是当她站在这里,看着那画像上的女子时,殷朝,神殿,巫族,这些新奇又古老的词汇突然变得亲近起来,就像是有

??了具像。

??好像另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展开在她眼前,她不禁想着,在那个时代,又出现过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史书寥寥几笔,只记载了朔方城小公子王轻侯,推翻了殷朝,覆灭了神殿,荡平了巫族,与他的兄长开创了武朝国祚八百年的惊人历史,尊王启尧为武王,又辅佐武朝数

??年,积劳成疾,重病缠身,英年早逝。

??书中说他是个英明神武,以德服人,体恤百姓的人。

??是这样吗?

??还是这个族落里的人代代口头流传下来的故事更可信呢?

??他与神殿的神枢,有着不解的渊源?

??那会是一段怎样的旷世虐恋?

??如果真的是恋人,那他们也一定流过很多眼泪。

??鱼非池望着那画中女子,久久未能回神。

??石凤岐过来环住她的细腰,下巴靠在她肩上:“想什么呢?”

??“石凤岐,你觉得,神殿是什么?”

??“唔……装神弄鬼,沽名钓誉之辈吧。”

??“那你信神吗?”

??“我能不信吗?”石凤岐好笑,他可是跟烛龙讨价还价过的男人!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觉得,神殿是装神弄鬼呢?”“世人畏神,多过敬神。我们这些凡人啊,只有在有求于神的时候,才会想起神明来,你看看那些庙里观里的人,哪个不是有所求,才去祈祷的?平时谁搭理他们啊?但一千多年前的神殿不一样,他要求世人听命于他,供奉于他,若有不从,便是异端,要被处死,岂不可笑?更遑论那时的殷朝君权神授,堂堂帝王居然要服从于神殿,沦为

??神殿愚民的工具,简直荒唐!所以照我说啊,那位叫王轻侯的前辈,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敢质疑这一切,改变这一切,并制定礼乐,明晰纲常,流传至今。”

??鱼非池却道,“在你的历史中,你将瞿如师兄和商葚师姐处死,得了一个残害功臣的暴君名头,而我们都知道,他们两还好好地活着。”

??石凤南歪头看着她的侧脸,“你是说,也许一千年前的故事,并不是书上所记的那样?”

??“我只是觉得,一个如此完美的人,是不可能做到这些的。”

??“为什么?”

??“以德服人,你相信?你相信,推翻一个王朝,打破不止一种信仰,只靠以德服人就能做到?那可比你一统须弥还要难上无数倍,他是天选之子不成?”

??“你这可是在诋毁老祖宗啊。”石凤岐开着玩笑——多么沉重的故事,在一千年后,都可以付之一笑。

??鱼非池摇摇头,“我只是觉得,神,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她指着画像上的女子,“我敢保证,她在救下这些族人祖先的时候,绝对没有想过会被奉为神明,受他们祭拜,但她却了神。而王轻侯,他所行之事,所立之功,流芳百世,福泽万年,后人也只称他一声,功臣,圣人,却不会将他奉作神明,我认为,这是他故意的。自武朝以后,再没有出现过什么名号响亮的神明了,武朝之前,神话故事

??是最璀璨精彩的,武朝以后,便只剩下些精怪鬼魂。”“能制造这么明显一道分水岭的人,必是有大智慧之人,必是对神,对神殿有极深理解之人。他一定,非常近距离地接触过神殿。而这些,书中都毫无记载,只有民间传说

??,还未必可信。”

??石凤岐听着鱼非池的猜测分析,点了点头,笑道:“我听你说这么多,只觉得,信的人多了,就成了神。”

??“对。”

??“你觉不觉得,那画像上的女子,眉眼和你有一点像呀?”

??“都是女的?”

??“别闹,人家可是神明,当心降道雷劈你!”

??鱼非池笑着偎在石凤岐怀里,看着画中女子,突然觉得心底有某种古怪的柔软和触动,像是一种灵魂深处的共鸣。

??她曾有幸,窥见过一眼一千年前的须弥大陆,那一眼瞥见的蛮荒混乱,混沌污浊,令她记忆深刻。

??要经历怎样血与火的洗礼,才能有今时今日的须弥?她不知道这画中女子叫什么名字,流传于后世的,永远是男人们的丰功伟绩,比方与王轻侯这个名字一同流传下来的,同时代的人物中,唯一可与他的名号之响亮相提并

??论的女人,竟是那个叫越歌的妖后。

??实在荒唐。

??她不相信,在那时的乱世洪流里,就没有一个女子站出来,开天辟地,扭转乾坤。

??会是你吗?

??便当是你吧。

??愿我们这些后人未令前辈你失望,继承先志,不曾停步,一点点地改变,一点点努力,让须弥大陆这片古老的大地焕发出新的生命力量,一点点地,走进了新的文明。

??我们这一代啊,有很多人赴汤蹈火,不惧一死,成全大道呢。

??你们那时候,也是这样吗?

??为了撕开黎明前的黑暗,为了后世的光明和未来,也是这样摘颅献首,忍恨咽泪吗?

??如果是的话,我们该为彼此击个掌呢。

??您好,我叫鱼非池,多谢各位前辈。

??接下来,就请交给我们吧。《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