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不足~~

??苏言费力的挖掘这具身体深处的记忆, 可是仍然没有记起一个叫“孙华”的人出现过, 至于宋小霞说的那些话, 她是一个标点都不会信。

??“梅梅,我初中自己班的同学都还没认全呢,哪有心思去认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呀!”

??“怎么, 苏言你还是不敢承认啊, 要不是我以前亲眼看见了,我还真会被你这副无辜的样子给骗了。”

??“宋小霞,你莫不会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上学就是为了去找对象,哦,也是, 你毕竟都要20了, 再不嫁人可能就嫁不出去了。我们言言呀才16岁,有的是时间慢慢找, 怎么会像你一样看见男同学就饥不择食的想抢回家结婚。”

??“赵红梅!你别给我太得意了。”宋小霞完全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怎么,戳到你痛处了, 哎,也没什么的, 不就是21岁没人要又靠关系回来读书嘛, 大家不会笑你的,年龄大也不是你的错, 对吧?”

??苏言听到赵红梅这番怼死人不偿命的话觉得十分好笑, 看到她这么努力的维护自己, 苏言内心感受到了来自悠悠以外的另一个好朋友的关怀。

??“梅梅,21岁也不是很老呢。”苏言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像也是哦,宋小霞那我给你道个歉,是我不对,不该说你老,我可不像你背后说人坏话还理直气壮,真不知道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脸。”

??“赵红梅,你个小贱人,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宋小霞披头散发宛如疯子一样就冲了过去。

??“梅梅,小心!”苏言看着宋小霞长长的指甲直往赵红梅的脸上招呼,心都提了起来。赵雪和王倩直接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场闹剧,实在搞不懂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了这样。

??赵红梅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还手,让她来抓自己的脸。宋小霞的才手伸出来,就被赵红梅一把抓住了。

??“宋小霞,凭你也想来打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几斤几两,难道你还想靠年龄取胜?”

??“哎呦疼死我了,赵红梅,你快给我把手拿开!”

??不等赵红梅开口,苏言就悠悠的说道:“把手拿开等你挠?你是把我们当包子欺负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我们,不就是欠收拾。”

??“对,你还真当言言好欺负呀,在背后说人坏话还理直气壮的不道歉,真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

??“我不要脸?你怎么不问问苏言干了什么更不要脸的事,才那么小就会勾引男人,真是天生的狐狸精。”

??“宋小霞!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的那个什么“华”,你怎么像疯狗一样咬住我不放,我读初中的时候可没你那么早熟,小小年纪就想好了结婚!”

??“哼!你把我当傻子吗?我初中可是亲眼看见他每天放学跟在你后面保护你。你每天还故意在他面前转悠,吸引他的注意。不然,他早就答应和我处对象了。”

??苏言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看宋小霞一副“我说的都是对的”样子,还真是活久见。两人压根还没在一起,却偏偏自以为是别人破坏了他们的感情,关键是人家什么“华”是主动跟在她身后。

??“宋小霞,我看你还真是病得不轻呢。建议你早点嫁人吧,不然你病情会愈来愈重,否则你成天就想着是别人抢了你对象。”

??“言言,她就算结婚了也会怀疑别人抢她的丈夫。我看啊,她是自己嫁不出去又不好意思承认就怪罪于你。”

??宋小霞还没来得及反驳,寝室门就被踹开了。

??原来是赵雪和王倩看她们又要打起来了,怕出了事她们也逃脱不了责任,便叫了赵雪去叫老师,王倩留下来看着她们。结果赵雪去办公室才发现除了两个班的班主任以外,还有宋小霞的大伯也在。于是,三个老师都气冲冲的赶来了。

??“宋小霞,苏言还有赵红梅你们三个出息了,还敢在宿舍打架,我看你们是没把校纪放在眼里。”一班的于老师率先说道。

??宋小霞看到她大伯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她也只敢用她大伯吓唬吓唬她们,实际上平时她都不敢在他面前多说一句话。她大伯最是严厉。

??“宋小霞!你又给我惹事,当初你来上学你是怎么给我保证的。我看你干脆滚回家去得了。”

??“大伯,我没有。”宋小霞低着头弱弱的回答道。此刻的宋小霞再也没有了在苏言们面前的嚣张和神气。

??苏言心下诧异,她还以为宋主任是一个不讲道理护犊子的人,看来并没有宋小霞拿出来显摆的那样纵容她。只要还讲理这就更好办了。

??“赵雪和王倩你们两个来说说是怎么回事。”二班的老师也是非常生气的问道。

??经过赵雪和王倩大半个小时的叙述,三个老师终于搞懂是怎么一回事了。说白了就是宋小霞先挑事。

??两个老师一听完,全都看向了宋主任,毕竟这是人亲大伯,总不能当面越过他处理宋小霞。

??“宋小霞,你是没睡醒还是头有包啊?人家苏言都说了不认识,你还要揪着不放,才读初中就开始想谈对象,你现在是不是要飞天?我现在马上给你办理退学,让你回家去找对象结婚。我算是看出来了,当初你根本就不是想来学校读书,就是来找对象的!”

??宋小霞完全不敢反驳,再说了,她本来目的也的确是这样的

??“苏言你和赵红梅也不应该冲动打人,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要找老师来处理。知道了吗?”于老师就象征性的批评了一下。

??其实在她心里,苏言完全是没错的那一方,谁无缘无故被人这么骂都会生气的。苏言虽然成绩不好但平时在班里很是乖巧,从没看到她主动和哪个男生说话,白白净净的,年龄又是最小的,现在都不太懂什么喜欢、爱之类的,何况还是在上初中呢?

??“宋小霞,你马上给我向两位同学道歉,谁教你在背后乱嚼舌根的?”宋大伯又是一阵怒吼。

??“大伯,我……”宋小霞支支吾吾的不想道歉。

??“我什么我,难道你还认为你没错?我看你真是冥顽不灵。快点!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宋小霞看她大伯脸色黑得滴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

??“苏言,赵红梅,对不起!”宋小霞背着她大伯瞪了她们一眼,嘴里没什么诚意的说道。

??“宋同学,麻烦你道歉的时候不要乱使什么眼色,我可看不懂。”苏言毫不留情的说道。这个宋小霞还把她当成软柿子呢,看来真是打轻了。

??“宋小霞!”宋大伯心里也是烦透了,怎么摊上这么一个愚蠢、不知所谓的侄女,还死不知错。

??宋小霞看她大伯真的是非常生气了,也不敢再作什么妖了,老老实实的给她们道了歉。

??“宋小霞,你可得记住了,我最恨别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可没这么简单了。也别把我当软柿子想捏就捏。”苏言白净的小脸上一片认真严肃。

??“我……我知道了。”宋小霞看着这样的苏言不敢再说别的了。

??而屋内的陈伟却已经身陷梦中,脸上不知是流淌的汗水还是流下的眼泪。嘴里发出一声声绝望的低吼,在这个暴雨的夜里让人格外的心惊。

??躺在床上的陈伟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一刻的他好像多了点什么,那双眼里不再是一股青年人积极向上的朝气,而是浓郁得化不开的绝望和痛苦。

??对,他回来了!他不再是那个才下乡一年多19岁的陈伟,他是历经了世界上所有痛苦,感受了所有绝望,失去了挚爱的陈伟。

??他想起了他们的初遇,在那连坐垫都没有的牛车上,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眼睛里好像盛得有漫天星光的女孩。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不发一言一语,可又让人无法忽略。她静静的听着别人说的话,好像很专注,可又好像很缥缈。在听到别人说一些文艺诗歌或是一些名山大川时,她会兴奋的弯一弯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他知道她喜欢那些东西后,立刻有意无意和旁边人搭话,想把毕生所有的学问都拿出来逗她一笑。终于,她肯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了,他更加努力的表现自己,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如果她出现了一丝不喜欢,他会马上换一个话题。爷爷交他的所有学问,在这一刻,他早忘了学它们的初衷,只知道逗她开心。他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他此时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卑微,又有多么的欣喜。

??接着,他装作无意的问起她的姓名,她温柔的告诉他她叫苏言。他马上告诉她他叫陈伟。这一路,他一直给她讲他十九年里积累的所有知识,讲他苍白的童年里仅有的几件趣事,讲他人生的追求与抱负。其实,他很想告诉她他人生的理想与抱负在遇见她以后便成了:携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他不敢,他怕她会拒绝,会让她觉得他很孟浪。

??要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他以后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十分肯定的告诉那人,他不会的,像他这种身在污泥潭中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奢望爱情,去奢望幸福呢?可是,在看见她的一瞬间,他知道了什么是“一眼万年”,知道了这世界上竟然有不能用词语描述出来的美好。他觉得她就是照进他惨淡人生的一束耀眼的光,是他这漫漫人生的救赎。

??后来,他开始小心翼翼的接近她,他知道她不爱出门,家里人也比较宠她,不会让她出来干活。他就一直等,等她一个月去上学和放学的那天,他会悄悄地站在村口那棵大槐树下,看她从黄昏里走来,又看她从朝露中离去。就这样一个冬季就过去了。

??渐渐的他不再满足暗中的靠近,他想接近她! 想看她笑,想听她说话,想看她低头的那一瞬间的温柔和娇羞。

??可是,他又不得不收勉,她看起来还很小呢,什么都还不懂,得等她大一点才能给她说,不能吓着她了。

??可是,寒假又来了,她可能一个冬天都不会出门了,也就意味着他一个东天都见不了她了。但是,谁知道事情又出现了转机,原来她的生日就是12月份的1号。于是,她的家人要叫她去镇上挑布做衣服。而那天,他刚好也要去镇上见他的一个发小。

??就这样他们再一次见面了,他偷偷的看她一眼又一眼,她好像有所察觉,

??脸都红了。他怕她不自在,只好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一路上,他给她说一些有趣的事,尽力去逗她笑。她果然笑了,眼睛弯弯的,小嘴嫣红,露出整整齐齐的牙齿,看上去娇俏可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然后,他假装不知道她去镇上干什么,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需不需要他帮忙。她开心的告诉他今天是她17岁的生日。而他,趁机把他奶留给他媳妇的镯子当做礼物给了她。她开始无论如何都不肯收,然后他只好骗她不值钱,只是花样好看,让她不要有负担,她才犹犹豫豫的收下了。

??而就是这一次让他们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她开始来找他,和他聊天,问他一些问题,直到后来他才知道,从这个时候起,她也喜欢上了她。

??他怕她经常来知青点找他被别人说闲话,便和她约定好去荷花塘旁边的小树林里见面。他还记得那一天的风刮得人脸都生疼了,去小树林的路上到处都是冬天的萧瑟,可他却觉得心里暖哄哄的,像住了一个春天,因为他心爱的女子在前面等着他。

??到了小树林后,他看见她安静的靠在一棵树上等着他,那一刻,他觉得他的心都要跳出胸腔了。

??他们像往常一样聊天,他逗她笑。当他看见她头上有一片枯叶后,下意识的用手去给她拿掉,却看见她如同小鹿般惊到的眼神,清澈的望着他。看着她的眼神,他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凭着一股子勇气跟她告白了。他说:“言言,我喜欢你,喜欢很久很久了,很喜欢很喜欢你,我现在虽然什么都没有,可我总有一天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会一直一直很爱你,一直一直对你好,永远都只爱你一个。”

??不知过了好久,苏言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他都快绝望了,心里忐忑不安,怕她拒绝自己,怕以后连见她一面都困难。好久好久,久到他以为他心都不会在跳的时候。她开口了:你真的会一直爱我吗?你会不会有一天回到城里然后就再也不要我了?

??他立马大声迅速地答道:我会一直一直都爱你,就算可以回城我也不会一个人回去的,如果你不想离开你的爸妈,我会和你一直待在这,直到死去。我家里没有什么亲人,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是和我奶奶一起长大的,不过,她在我15岁时也离开人世了。我妈她由于离婚的原因被下放到了西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团聚,不过,她人很好的。至于那个男人,你不用怕,也不用在乎他,他没有资格也没有闲心管我,他已经重新娶了一个女人,他们的孩子只比我小两岁。

??他一口气说完了他想说的话,可是看她没什么反应,他以为是她根本没有和自己处对象的想法。只是因为善良不忍心立马拒绝他。他怎么可能让她为难呢?于是低着头,强压着泪意对她说不同意也没关系,那一刻他听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一直低着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突然,一双软软的小手牵住了他的大手,他不敢置信的抬头一看,就见她柔柔的对着他笑,白白净净的小脸上全是心疼。

??“我答应和你处对象了,你可要一直都对我好哦。”她轻轻柔柔的声音简直像天籁一样传来。而那只小手让他心脏都忘记跳了。

??“嗯,我一定会对你好,一辈子都对你好,只对你好。”

??想到这儿,陈伟脸上出现了一抹极其温柔的笑容,感觉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那张英俊的脸上满是深情。

??后来,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他知道,言言家里人都不看好他,不过,他一点都不在乎,他相信只要他一直对言言好,他们终会认可他的。

??上一辈子,他到死都记得1967年8月26这个日子,他们在这一天领证结婚了!他还记得她那一天有多美,娇羞的坐在床边等着他回来。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每天他最开心的就是干活回家来看见她们的笑。可是她生女儿时痛得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让他再也不敢让她怀孕了,于是,他便去做了结扎。这世间的苦,他是一点都不想要她尝。

??要是他们一直这么幸福该有多好,要是他们能够就这样慢慢变老又该有多好!可是,上天像是开玩笑一样的戏弄他,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了,他为了完成爷爷最后的遗愿去参加了高考,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离开她们去读大学。可是远在北京当大官的那个男人竟然发觉给他旁边那家当保姆的孙小丽和他下放的是同一个村,而当时他宝贝的儿子正检查出心脏二尖瓣膜有严重的问题,不换心脏活不了多久,但是,换心脏要用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的心脏,他们肯定是舍不得那条老命,便把注意打到他的身上。

??而孙小丽便是他们叫来用言言威胁他的,她每天都装作来问题借此接近他,甚至还趁言言不在的时候勾引他。不过,他怎么会如她愿,那种东西看一眼就觉得恶心。而言言也非常信任他,并没有误会他,他为了不打草惊蛇,便让言言假意同情她并告诉了她事情的真相,让她平时不要轻易出门。所以当时村里人都认为他和孙小丽好上了,只有言言傻傻的不知道。连言言的几个哥哥都来找他麻烦,还好言言为他掩饰过去了。

??开始,他们拿他毫无没办法,可是后来他们竟然把他妈从西北带回来给囚禁了,他如果不去的话就用他妈的命来威胁!而后来他才知道他妈早就在回去的途中知道了他们的意图自杀了。所以他们才会迫不及待的把他迷晕带回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