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快穿) 121.番外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此为防盗章

??南宫玄低头看着亲弟弟, 南宫晔的表情那么认真, 认真中又是根本掩饰不住的紧张,他哂笑一声, “你可知她说只要能嫁给孤,就算不是正妃也无妨。”

??南宫晔脚下一虚差些没有站稳, 就算心中有多震惊有多震怒, 但还是不动声色的稳住冷笑一声,“就算阿鸣说过又如何,定国公府绝不会同意家族嫡女为妾。再者,就算是阿鸣说过那也是以前,而现在, 她收了我的镯子, 皇兄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玄哪儿会不明白这点, 只是因为当初颜一鸣一句话所以并不细想,如今被南宫晔毫不留情的说破, 南宫玄被压下去的怒火又一次被点燃, 他一步一步的逼近南宫晔沉声质问,

??“母后说你费劲口舌从她那里讨了那对镯子去, 说不知你瞧上了哪家的闺秀, 孤还想孤的好弟弟终于开了窍, 却怎么也没想到你敢把主意打到孤的身上, 谁给你的胆子!孤倒是差些忘了问, 是什么时候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还有你怎会知道简玉儿, 她,告诉你的?”

??南宫玄贵为太子,气势极强太具压迫感,一直偷看的小苹果都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在爆炸,南宫晔虽说神色有些不自然却是毫不慌乱轻笑一声,

??“阿鸣自然不会说,若不是我恰巧听见了阿鸣与简玉儿那番话,就不会知道皇兄对简家小姐动了情,也不会知道阿鸣被皇兄欺负到了如此境地。皇兄问我什么时候动了心?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大概是在阿鸣还从未说过喜欢皇兄的时候,按理说我倒是比皇兄更早认识她。”

??“混账东西!你怎么敢!”

??南宫玄只当他是近来才犯了色心,却从未想过这心思居然已经藏了这么久。

??南宫玄突然间像是明白了过来,南宫晔最喜去颜府与东宫玩闹,没有人怀疑过,因为颜府他与颜家小子关系甚好,与他兄弟关系亲厚。如今再想,南宫晔每每到东宫似乎都有颜一鸣在场,而频频出入颜家,分明也是因为有颜一鸣。

??他居然被这混账东西不声不响的瞒了这么多年!

??不远处的侍卫们噤若寒蝉,就连特意跑来劝话的老定国公也不敢上前,万籁俱寂中听见南宫晔依旧没有松口的言语,“皇兄未娶阿鸣未嫁,她不是皇兄的,我为什么不敢。”

??众人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在她还满心只有皇兄的时候皇兄对她视而不见,如今她决定放弃你,皇兄,你已经不能再左右她了。”

??南宫玄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皇弟,第一次开始不确定他是否真的能掌控的了颜一鸣了。

??小苹果看得热血澎湃,在接收完第一线情报后迅速赶回颜一鸣身边,正要说话才发现颜一鸣正懒洋洋的趴在浴桶上沐浴。身子全部浸在水中,只能看见她纤细的脖颈与漂亮的蝴蝶骨,发丝凌乱的扑在水中,小苹果顿时尖叫一声捂上了眼睛。

??颜一鸣没有睁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儿听见动静才轻笑一声,“害羞什么,难不成你们系统还有性别之分。”

??“没有”,说是没有但还是声音小的像蚊子,遮住了视觉这才问颜一鸣,“宿主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啊”,许是泡着太舒服,颜一鸣声音微微沙哑,懒洋洋的语调简直像是勾引,“在想我家小将军是什么样子。”

??现实中与游戏中总是不同,四位男主颜一鸣已经见过两个,剩下两人,一个江逸一个邵惊羽。见过了南宫玄与简玉衔,南宫玄龙章凤姿俊美无俦,简玉衔相貌精致宛若玉面郎君,都是一等一的好皮相,难免会好奇最喜欢的邵惊羽是什么模样。

??自家宿主泡着澡居然在想邵惊羽是什么样子,小苹果突然觉得脸有点发烫,“自...自然是极好看的,等等你攻略的时候就能看见了,但是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南宫玄!”

??“我也就这么一说”,颜一鸣叹了口气,“看了这么久,看到什么热闹了?”

??小苹果这才迅速恢复正常,将刚刚看到了一切声情并茂的口述了一遍,并加上自己的评论,“宿主,你已经成功让一个霸道痴情帝王进化成了一个渣男。”

??“能进化成渣男那也要有渣男的潜质,能被插足的感情从来都不真爱,看来南宫玄对简玉儿也没有那么...不对按理来说简玉儿才算插足者吧?”

??小苹果被说的晕头晕脑,“是吗?”

??“是啊”,颜一鸣点点头,“不打岔了你继续说。”

??小苹果没想明白但还是继续自己的演讲,虽然觉得小苹果一口略微有些细薄的金属音模仿南宫玄那句“混账东西”有点搞笑,但是为了自家小系统的脸皮,颜一鸣咳了两声后强忍住没有笑出来,尤其听到最后南宫晔的话,颜一鸣啧了一声笑了起来,

??“脸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慌得一笔,装得倒真像那么一回事,这孩子这么可爱,我都不忍心骗他了”,颜一鸣手指在浴桶壁沿上无意识的写着字叹气道,“我是个好人呐。”

??小苹果自动忽略最后那句话,刚刚看南宫晔气势上一点都不弱,最后还怼的太子无言以对,怎么就慌了?

??“慌?他当然慌,不过倒不是怕南宫玄,毕竟南宫玄是他亲哥”,颜一鸣说,“只不过以前的颜小姐对太子实在太死心眼,南宫晔嘴上说的坚定,但是也怕我会因为太子的态度软化而回头,女人对待感情总是感性的,尤其是把太子爱到骨子里的颜小姐。不信啊,明天一大早小五定会来颜府,要不打个赌?”

??“赌什么”,小苹果跃跃欲试。

??颜一鸣抬起被南宫玄捏的发青的手腕,上边翠绿的玉镯还没拿下来,“若是明早南宫晔真的来了,这镯子我要带回去。”

??“这个不行!”

??“小气。”

??这是规定啊小苹果也没办法,只能换了一个赌约,“如果真来了,等下次抽卡我给你概率UP!”

??这个好,非常适合自己这样的非洲人,颜一鸣满意的从浴桶中站起来披上衣服。待丫鬟们擦干头发上床睡觉,小苹果才想起颜一鸣被南宫玄捏的发紫的手腕问她需不需要治疗。

??“不用”,颜一鸣睡得迷糊,“留着吧,指不定有用。”

??小苹果没懂一点小伤还能有什么用,一觉天亮后也顾不上想这个,因为颜一鸣才刚刚梳妆完,颜老太太那边就让人请颜一鸣过去,听说是五皇子来了颜府。

??南宫晔大概是一晚上都没睡好,还好年纪小经得起消耗,大早上来了颜府,与颜老太太颜太太不知说了什么,等颜一鸣见到他的时候,虽然面有倦容却还是很精神。

??“年轻真好啊”,小苹果叹了口气,颜一鸣瞥了空气一眼提醒它,“记得我的概率UP。”

??“...知道了。”

??此刻颜一鸣就像丝毫不知情,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昨天南宫晔特意赶来与南宫玄有了一番争执,接过茶具亲手温水沏茶,宽衣广袖别有一番风流之姿。

??斟好后递给南宫晔,“前几日才送来的庐山云雾...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昨晚没休息好吗?”

??为什么闭口不提昨天皇兄来过的事呢,昨天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南宫晔心头乱糟糟一团,抬头对上颜一鸣关心的眸子,南宫晔微微一愣,继而就那么说了出来,

??“阿鸣,我听说昨日皇兄来颜府探望你。”

??颜一鸣拿着茶杯的手一时不稳,茶水湿了手指,笑了笑用帕子将手擦干净,继而又迅速恢复如初的模样,“是啊,又是琦儿那小子告诉你吧。”

??南宫晔眼睁睁看着她因为这一句话又有些躲闪的模样,心口像怕了一只蚂蚁一帮难耐疼痛。

??她果然还是在意皇兄。

??仅仅一句话,就能让她如此失态。

??拿着茶杯的手不由一紧,南宫晔强压住心头的难受挤出一个微笑,“不是,我昨日想起有些话没有和你说,所以又折了回来,没想到正好遇到了皇兄。”

??南宫晔试探着颜一鸣的态度,想看她是否会关心太子是什么态度,太子说了什么,等了好一会儿却听颜一鸣问他,“什么话?”

??南宫晔一愣。

??颜一鸣抬起头来,漂亮的眉眼注视着他笑颜如花,“你说昨日有话想和我说所以特意折了回来,是什么?”

??南宫晔突然觉得,适才压在心头所有的沉重,因为这一句话这一个笑容,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你看你,分明比琦儿小了一岁却比他深沉的多”,颜一鸣伸出手,轻轻将南宫晔微微蹙起的眉头揉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想问什么,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说过我已经决定放弃他了,这么多年,我也想对自己好一点。”

??南宫晔唇角一样轻声道,“早该如此了。”

??手指落在额头的触感很轻,但是却像是抚在了心尖上一般,让人如此不舍,南宫晔就这么任由颜一鸣的手指落在脸颊上,唇角不知不觉轻轻上扬,直到身后脚步声响起这才收起了这副舒展的模样。

??一转头才发现这人居然是东宫里的管事,眉峰又陡然皱了起来。

??“颜小姐,这是殿下特意让小的送来的化血凝露,说小姐昨儿受了伤...”

??颜一鸣余光瞧了南宫晔一眼,假装没看见南宫晔又收起的笑容道,“代我谢过太子殿下的美意,这凝露...劳烦管事带回去吧,不过一点小伤劳烦太子挂念了。”

??这...

??管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抬头又对上五殿下面无表情的脸,一个激灵急忙点头退了下去。

??待人走了,颜一鸣笑着看了南宫晔一眼,“高兴了?”

??南宫晔眼中带着笑意就是不答,像是顷刻间与颜一鸣又拉近了许多问她,“哪里受了伤?”

??颜一鸣掀起衣袖,露出翠绿的玉镯与还泛着青紫的手腕,“也就是看着吓人,不疼的。”

??南宫晔看着白皙的手腕还是觉得心疼,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后满是清香。

??颜一鸣好奇,“这是什么。”

??“母后怕我受伤让我随身带着”,南宫晔拉过颜一鸣的手轻柔的替她敷药,少年低着头,颜一鸣可以看见他纤长浓密的睫毛,小扇子似的一动也不动,那么专注就像在做什么再重要不过的事。

??颜一鸣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看他,歪着脑袋,眼中皆是笑。

??从远处来找姐姐和好基友玩的颜小少爷,远远看着此处静谧的两人,突然刹住了脚,想了想还是自己去湖边喂鱼了。

??而此刻的南宫玄,听着管事说颜一鸣将所有东西退了回来,俊脸已然冷了下来,又听管事吞吞吐吐将南宫晔也在颜府,还与颜一鸣举止亲密后。

??手中茶杯陡然打翻,青瓷落在地面上碎成两半,发出令人窒息的声响。

??小苹果则是欢快的庆祝出声,

??“南宫玄好感度,百分之七十,欧耶!”

??但是当昨日之事发生后,南宫玄有那么一刻脑子空白一片,甚至怀疑是隐卫们夸大其词。

??南宫晔的胆子实在是比他想象的大得多,他怎么敢!

??而颜一鸣的清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难道是真的认定了南宫晔才是自己的良人,两人这这般肆无忌惮?

??就算是喜欢自己的那么多年,南宫玄也不曾对颜一鸣有什么过分之举。

??那样娇柔的身姿被别人揽在怀中,那样清丽艳绝的面容埋在他人胸前,那样殷红柔软的唇,和自己的亲弟弟一起缠绵纠缠。

??南宫玄只要一想便压抑不住的怒火中烧,这些,本该全部都是他的。

??发了疯的嫉妒南宫晔。

??发了疯的想念颜一鸣。

??而定国公府的颜一鸣,一大早被颜夫人从被窝里拽了起来,摸不着头脑之间就被带上了浮玉山,颜一鸣还没弄明白如今桃花也谢了来这里做什么,还没说完就被颜夫人捂了嘴又瞪了一眼,

??“佛门净地说的是什么话,也不怕菩萨怪罪!”

??“菩萨宅心仁厚怎会计较这点...”眼瞧着颜夫人又要瞪眼,颜一鸣很有眼色的闭上了嘴。

??颜夫人是为南宫晔祈福来的,顺带来拉上了自己,颜一鸣心知这一趟南宫晔不会出什么岔子,但拗不过颜夫人在,只能跟在后边磕了几个头。

??待回到颜府,颜夫人满面春风的去了颜老太太那里,颜一鸣则是和小苹果查看当前系统的进度。

??自从上次南宫玄的好感度上升到百分之七十后,每天便以零点几的进度开始逐步上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居然倒退了几分。

??“这玩意儿还能下降?”

??颜一鸣懵了。

??南宫玄时突然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又和简玉儿有了什么突破。

??于是特意查看了最近简玉儿的进程,发现这段时间简玉儿与四个男主角都有进展。

??简玉衍最近借颜一鸣之事成功的降低了简玉儿和南宫玄之间的热度,江逸与简玉儿有过几面之缘后发现简玉儿也喜诗书,送了简玉儿几本极难寻到的珍品还有自己的字帖。

??简玉儿自是高兴,按照剧情中的说法,简玉儿颇有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至于远在边疆的邵惊羽,历经几月终于收到了简玉儿来自京城的信件。

??这三人的进程与当初游戏时别无一二,但是南宫玄这位在前期本该好感度最高的男主角,与简玉儿之间好感度依旧在上升,不过上升速度却逐渐降了下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